希织

只是一个等待离家的人回来的安藤君而已。等待着你们从新以泷翼之名回归。

【星瞬】失去你的我,已经可以独自生活

设定经不起扣,bug一堆,设定瞬假死之术,一方死亡梗
        当太阳的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床铺上早已没有温度,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新的一天终于到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至少对于瞬来说,今天意义非凡。洗完澡出来的瞬,穿上了那套已经许久未碰过的搭配ー衬衫,背带,吊带裤。整理完仪容的瞬出了门,今天他要去见他。离开圣域的时间比瞬预想中的要短很多,可圣域脚下城镇里的集市却将这段时间所弥补。许久未出过圣域的瞬被眼前的热闹与繁华吸引,他放慢了前进的脚步ー时间还早,瞬决定逛一逛集市。温暖的太阳,热闹的集市,人们的欢笑,这一切都让瞬感到满足,毕竟这是他所守护的世界。
路过花店的时候,瞬稍微踌躇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进去。“你好,我想买一束百合花。”虽然是这样说了……可瞬出来的时候,白色的百合花中夹杂了几朵开的艳丽的红玫瑰。那是被店员所推荐的,强行放到一起的“送百合太单调,这个算是送您的。”少女的笑容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异常迅速的将花束包好递给瞬,此时已经无法拒绝了。拿着花束的瞬继续前进着,他的目的地必须要穿过整个集市。走到集市快尽头的时候,一个吆喝的声音吸引了瞬的注意力,这是一个出售自家酿的酒和做的吃食的摊位。瞬回想起过去的事情,微微一笑,他欠他一次酒。这家店的顾客很多,应该是当地有名的店,瞬排了一段时间的队伍才买到了酒和想要的吃食。
带着这些东西的瞬来到了圣域对面的一座小山上,那里是祭奠战死的圣斗士的地方。瞬凭借着记忆来到了一篇空地,从这里可以看到圣域而这里有一个人长眠于此,他也是瞬要见的人ー天马座的星矢。瞬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将墓碑擦拭干净。墓碑上没有什么大型污垢,只有一些浮灰,附近也没有杂草丛生,看来有人一直在负责打扫。瞬将花束放到墓碑前,已经坐在他的旁边。“星矢,”瞬开口说的“好久不见了……”瞬伸手抚摸着墓碑上刻着的星矢的名字,“我来看你了……你不会怪我这么长时间不来吧。”瞬将酒放在地上,将吃食摆放在墓碑前。“我带了酒来,算是完成小时候的约定,也算是赔罪了。”酒买了两份,瞬将自己的那份开封,喝了一口“咳咳咳咳……”也许是不习惯酒的味道,瞬咳嗽了起来“这味道我还真是有点不能接受……”瞬将酒放到一边,抬头看着天空。风出动着瞬的头发,也吹动星矢墓碑旁的小野花。“星矢……”瞬转头看着星矢的墓碑“原来你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啊……”瞬的脸上有着哀伤但他依旧再笑,星矢是舍不得让他落泪的。“昨天我见到新的天马座的战士了。和星矢你完全不像!”瞬晃动着酒壶,“不是说天马座243年转世一次,每一代都很像吗……”抬手,瞬喝了口酒“这次一点都不像……”瞬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已经过去243年了啊,时间过得真是快呢,”抬手又是一口“明明感觉星矢你才刚离开我而已……”瞬将后背靠在石碑上,头也抬起,靠在石碑之上,就如同243年前,瞬靠着星矢的肩膀上那样。“雅典娜已经降临到圣域了,我扔给射手座了,毕竟他比较会带孩子。”尽管没有人回应,瞬还是絮絮叨叨不停的说着话,话题从雅典娜说的黄金圣斗士,又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一直瞬到下午。瞬的姿势一直没有变化,即使身体已经开始发麻了。“差不多该回去了……”瞬看着向西方偏很多的太阳,“偷偷跑出来一天,估计他们该着急了。”瞬抬手将最后一口酒喝完,起身伸了个懒腰,“接下来……”瞬蹲在石碑的正前方,盯着石碑看了看,身体突然前倾,一个吻落在了石碑刻着的名字之上。“再见了星矢。”瞬微笑着说,“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来看你,也许就是明天,也许是下一个243年。”抬手再次抚摸着星矢的名字。“那么我走了……”瞬看着石碑,做完最后的道别,转身离开。瞬低着头,没有流泪。一是星矢舍不得让他落泪,二是他的泪早在243年前那个雨夜就流干了。瞬抬头看着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笑容从新出现在脸上,‘呐星矢……’瞬心里想着,‘失去你的我,终于学会笑着继续生活了呢。’夕阳将瞬的影子拉的很长,前进的瞬并没有回头,所以也没有看到。在星矢的墓碑之上,浮现出一个虚影,脸上也是在温柔的笑着。失去了我的你,也可以独自生活了啊,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