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织

只是一个等待离家的人回来的安藤君而已。等待着你们从新以泷翼之名回归。

【星瞬】脑洞1 风暴之后

   梗来自yo总的画,群里商量了下就写了,可以算是我头一篇星瞬粮(虽然难吃)
    电阻重逢,暗伤未恢复
    bug过大,请无视,纯粹脑洞
    设定:两个人17岁确定的关系,20岁因某些事情分开,并不清楚星矢从那颗星上冒出来的。以上。
    星矢在身体恢复的第一天就像龙峰和光牙打听到了瞬的住处,打包了几件衣物,带上了些钱就踏上了寻找瞬的道路。
    “好热……”星矢走在去往风之遗迹的必经之路上,下午3点时沙漠的炎热超出了星矢的预期“早知道就听那个老板娘的话了。”从背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大口,抬手将快流到眼睛里的汗水抹去。“还有多远啊……”看着望不到头的沙漠,星矢有点感伤“瞬一直……就在这种地方生活吗……”虽然感伤,可星矢前进的步伐并没有停止,不过也到了必须要停止的时刻ー星矢他,光荣的,迷路了……“啊……”在沙漠中迷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遇到沙尘暴或者龙卷风,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暗之伤尚未恢复的星矢根本不能燃烧小宇宙去寻找方向,不然他早就用射手座圣衣飞过去了。“好热……”无意识的嘟囔,星矢躺平在沙子上,高空的太阳依旧不留余力的散发着热能,星矢感觉自己有些昏昏欲睡。‘叮铃……’远方好像传来一串铃铛的响声,仔细听好像又没有,‘叮铃……’这次的声音很清晰,星矢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坐起身环视四周,隐隐约约看到了一辆骆驼车,星矢的眼睛紧盯着骆驼车前进的方向,‘叮铃……叮铃……’铃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星矢站起身,向着骆驼车挥手“喂!麻烦载我一程!!!!”并向骆驼车跑去。
    “谢谢老伯愿意载我一程!”星矢坐在骆驼车上,对着赶车的老伯说到。“没事没事”老伯笑着回复,“老头子我也只是刚好路过,说起来小伙子,”老伯分了半个眼神给星矢“这个时间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炎热的沙漠中前进啊”“我在找一个人?”星矢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人?”“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星矢的眼中有着些感伤,有着些不找到人不回家的信念,也有着些老伯看不懂的东西。“哈哈哈哈哈”老伯突然笑了出来,“小子,你运气不错,”“???”“在这方圆百里的村子里,就没有我老头子不认识的人”“真的吗?”星矢一脸惊讶,期待,兴奋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老伯老伯!”星矢坐到老伯的旁边“我要找的人,”一脸自豪的对着老人说“他的名字叫做,瞬!”老伯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马上他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小子你说的瞬,是不是就是一个有着绿色头发,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是是是!!!而且性格超级温柔的!”“你小子的运气真是很不错啊!”“诶?”“瞬先生啊,和老头子我住在同一个村子!”“!!”星矢震惊了,“而且老头子我啊,”老伯甩了下鞭子,使骆驼加加快了速度,“现在正是走在回村子的路上!” ‘今天我运气真的太好了!’星矢心里想着,脸上的也是掩盖不住的喜悦,‘瞬,我马上就去见你,等我啊,瞬!’
    然而,回村子的路长的超出了星矢的预料……以至于,他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而当星矢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唔啊~~”睡醒的星矢神了个懒腰,“哦,小子你醒了。”老伯目视前方,“啊……抱歉”星矢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睡着了…”“没事没事,老头子我有时候也会犯困,人之常性嘛。”老伯的性格非常开朗,也十分热情。‘真是非常淳朴的人啊’星矢心里想。“小伙子,”老伯指了指前面,“要到了。”星矢顺着老伯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太阳的阴影之下,一座小小的村子引入眼帘。很快他们就驶进了村子。 ‘这就是瞬生活的地方吗?’星矢跳下骆驼车,将行李背在背上,他在认真的看着这一座座用石头砌起来的房子。 “瞬,在哪里……”星矢无意识的喃喃道,“瞬先生的话,”老伯从车上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星矢“你跟着老头子我走吧,刚好要把这个交给瞬先生。”老伯指了指星矢手中的盒子,转身向村子里走去。星矢跟在老伯的身后,一步步走向自己最想去的地方,‘马上就能见到瞬了。’ 星矢止不住的兴奋‘瞬真的想见你吗’ ‘诶?’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使星矢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瞬真的想见你吗,真的会见你吗?’ 那个声音异常的生气 ‘当年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别说了……’星矢轻声说到,声音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助 ‘为什么不能说,明明是你……’ ‘别说了……’ ‘明明是你抛弃的瞬!’ “我叫你别说了!”突然的怒吼出声,吓了前方老伯一跳,老伯回头看着星矢“小伙子?”仿佛被老伯的声音惊醒一般,星矢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站在台阶上的老伯“怎么了小伙子?”老伯有些担心,刚刚还好好的人这是怎么了。“我没事,吓着您了。”星矢展露出一个笑容,手却暗自收紧,在盒子上留下浅浅的指印。“没事就好……”老伯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星矢,“你看,那边那座就是瞬先生的家了。”老伯转身抬手指向村子最里面的一栋石头房,“就是那里吗……”星矢看着那做漏出橙色灯光的房子‘噗通,噗通……’心跳的声音盖过其他的一切,‘噗通,噗通……’星矢向着那所房子走去。“瞬先生……”就在星矢即将敲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行动“慢点跑,要注意安全啊。”星矢的手有些发抖,他慢慢向左边转过头。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中。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星矢看着孩子们簇拥着前进的瞬,脸上有着温柔的笑容,星矢却觉得,这个笑容,与20年前瞬的笑容相比,少了些如春风般的暖意,多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低下了头,脑海中再度出现那个说话咄咄逼人的声音‘你看吧,瞬的改变全都是因为你,没有你,瞬会活的更好,会更加开心!’斗篷帽子的阴影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而宽大的斗篷也遮住了星矢的身型,以至于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一直走在星矢前面的老伯走向瞬,热情的与瞬聊天,星矢的眼睛在阴影下紧紧的盯着瞬,眼神中的思念与坚定仿佛快要溢出来一般,以至于老伯与瞬的谈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见。良久,他收回视线,也错过了瞬望向他的目光。“瞬先生。”“阿里老伯,今天真是辛苦您了。”“瞬先生哪里的话,一点都不辛苦。”“老伯找我有什么事吗?”“之前您让我帮忙买的东西我都给您买回来了”老伯的手,向身后的星矢指了指“就在那个小子手上拿着。”瞬望向站在老伯身后的星矢,而此时,星矢已经收回了自己望向瞬的眼神。“这位是?”瞬收回目光,询问着带他来的老伯。“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老伯挠了挠头,“不过是来找您的。”“找我?是病人家属吗?”“应该不是,一路上并没有叫他提起过。”瞬有点吃惊,20年来找他的只有可能是生病患者的家人来找他,请他去治病。‘这是谁?’瞬很疑惑,但他并没有写在脸上,而是从新展露出微笑,“真是谢谢您带他带他过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那真是麻烦瞬先生了。对了,瞬先生…今天晚上可能会有沙尘暴,瞬先生请不要出门啊。”“谢谢老伯提醒,瞬会注意的。”“那老头子也不打扰您休息了。”说完,看着瞬身边的孩子们,“小崽子们,该回家睡觉了!”“诶!”尽管孩子们在不愿意,也都跟着老伯回去了,瞬也松了口气,毕竟带小孩挺累啊。
    在孩子们走后,瞬的目光再度集中在被斗篷包裹严实的某人身上,瞬向他走去。星矢看着瞬一步步走近,手紧张的握成了拳,他低着头,不敢直视瞬。瞬走到距离星矢2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你是谁?”星矢听到了瞬的问题,他抬起头,看着瞬,目光却意外与瞬的目光相撞,他们对视了。瞬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尽管有些惊讶但却依旧存在怀疑,瞬自我否定了那个第一时间出现的答案。因为那个人,瞬所爱的那个人,是绝对,绝对不会来找瞬。星矢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瞬,抬起手将自己的帽子摘下,“终于见到你了,瞬。”瞬看着对方将遮挡着脸的帽子摘下,露出来的样貌让瞬震惊到一瞬间的失神,而对方的声音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强忍住落泪的冲动,开口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与不可置信,“星……矢?风,吹动了二人的头发和斗篷,“瞬……”星矢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想将瞬被风吹到脸上头发拨回耳后,而瞬却后退一步,偏头躲开了星矢的手,“瞬?”“你来干什么……”“诶?”“我问,你来干什么。”好冷。这是星矢再次看到瞬眼神的唯一感觉,明明现在身在炎热的沙漠,却仿佛置身于第八狱的冰层之中。“答不上来?”瞬撤下了用来伪装的笑容,继而出现的冷漠的神情,让星矢一惊,他好像看到了被冥王附身时的瞬,不,此时的瞬,比那时更加冷漠,更的加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来……看看你……”星矢收回被躲掉的手,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看我?哼……”瞬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有什么值得身为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的星矢大人抛下尊贵的雅典娜从圣域不远千里跑来看的。”“瞬……”“好了,星矢”瞬抬手将头发拨回耳后,并向星矢走去“现在你也见到我了。请回吧”与星矢插肩而过的瞬间,瞬下达了逐客令。“瞬!”星矢转身,看到的是瞬前行的背影,孤独,却又倔强,仿佛被世界抛弃。‘是你让瞬变成这样的’脑海中再度出现的声音让星矢咬紧了牙关,‘一切都是因为你’他迈开步伐,快步向瞬走去‘是你,抛弃了他’星矢无视脑海中的声音,走到瞬的身侧,“瞬,我想和你谈谈”没有回音,瞬彻底无视了他,“瞬!”瞬停下了脚步,星矢也赶紧停下,“瞬,我真的有话给你说。”“星矢,”瞬扫了一眼身侧的星矢,“我对你,已无话可说。”瞬的话使星矢愣住,他的双脚仿佛被这句话被钉在原地,他呆呆的看着瞬从他面前走过,却没有勇气将瞬拦下。“砰!”关门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意识,他快步走到门前,抬手打算敲门,但他此刻却失去了敲门的勇气,‘瞬……会开门吗……’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开了……
    “瞬!”星矢看着打开的门,有些喜出望外‘瞬同意和他谈谈了吗’ “盒子。”“诶?”瞬向星矢伸出手,表情没有一点变化。“盒子……还我”“哦哦哦!”星矢想起来是之前老伯让他帮忙拿着的盒子,他连忙递给瞬,“瞬……”“砰!”话音未落,门有一次在星矢的面前关上,星矢抬起手大力的敲门“瞬,你开门!我真的有话给你说!瞬……”敲门的手狠狠砸在门上,星矢头无力的靠在门前,身体也慢慢向下滑动,直到双腿落地。“瞬……”任凭星矢如何呼喊瞬的名字,如何用力的敲打着门,房间里都没有任何的回应。而此时,在门外的星矢全然不知,门内的瞬,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瞬在用力的关上门后,也卸下了对星矢用的,全部的伪装,他将背部抵在门上,身体失去支撑般的滑落。刚刚从星矢那里拿回的盒子也掉在地上,里面装着的药品洒落一地。瞬的身体在颤抖,他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努力的将自己缩成一团,拒绝接受外界的一切信息。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这是他对星矢这个人,所拥有的,也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后的自我保护。瞬的脸上没有眼泪,但他那副心碎的表情却更加让人心疼。门外的星矢转过身去,他将背贴在门上,抬头看着天空,良久闭上了眼睛。此时,两个人的后背隔着门相互重合,如同20年前,他们能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的,绝对信任对方的少年时代。
    许久之后,瞬被沙石敲打窗户的巨大声音所惊醒,他,在地上呆坐了一夜。瞬动了动已经僵硬的四肢,扶着门试图站起来,可腿部的僵硬使他从新摔回地面“嘶…”瞬倒抽了口气,膝盖可能摔青了,他扶着能够触碰到的家具,一步步的向窗户走去。瞬扶着窗沿看着窗外,那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狂风呼啸,黄沙满天,按照沙石的浓度来看,沙尘暴已经刮了有一段时间了。瞬突然想起来下午老伯给他说的话‘今天可能会有沙尘暴,瞬先生请不要出门啊。’“沙尘…暴……”瞬看着窗外,突然回想起从圣域前来见他却被他拒之门外的星矢,他不顾四肢的酸麻感,飞奔到门口,用力打开门ー星矢并不在外面。“星矢!”瞬大声的呼喊出声,然而沙尘暴的声音盖过他的声音。瞬拉进了自己的斗篷,带上了帽子,冲进了沙尘暴之中。“星矢!”瞬依旧大声的呼喊着星矢的名字,这次的沙尘暴来势汹汹,呼啸着的风使瞬寸步难行。“星矢!”瞬不放弃的大喊着星矢的名字,并试图前行。然而,本就酸麻的双腿吃不消这么强的运动量,瞬跌倒在了沙尘暴之中,瞬在沙石中直起身来,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星…矢…”瞬的手攥紧了自己的斗篷,“星…矢…”找到星矢,这是此时的瞬心中唯一的想法。“星!矢!”他抬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喊出,甚至用上了小宇宙。“瞬!”一个模糊的声音在瞬的身后响起,瞬飞快的回头,一个人影也没有,“呵……”瞬露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真是……”瞬的眼泪比笑容要诚实。“瞬!”这次的声音瞬很清楚的听到了。“是星矢的声音。”瞬抬手擦干眼泪,努力的站起身来,“星矢!”他在寻找着,寻找着星矢所在的方向。“瞬!”声音的来源在后方!瞬连忙转身,身后,星矢出现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瞬。”星矢的脸上带着微笑,轻声的叫着那个因为看见自己出现,泪水再度落下的人。“星矢……”瞬的声音带着颤抖,燃烧小宇宙所带来的疼痛被瞬遗忘在脑后,他的眼里,心里,此刻,只剩下眼前的星矢。“瞬。”星矢向瞬张开双手,“来,过来。”瞬呆呆的看着星矢,手却不由自主的攥紧胸口的衣料。星矢看着没有反应的瞬,笑容的却更大了,“瞬。”星矢向前走了一步,“过来吧,我就在这里。”瞬哭着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他向星矢跑去,酸软再加上暗之伤的疼痛让瞬打了个踉跄,瞬快速的用手支撑地面,保持回平衡。他抱住了他。星矢回抱住这个扑进自己怀里的人,丝毫不在意对方的眼泪打湿了自己的衣服。“……星矢”瞬将这个脸都埋在星矢的怀里,轻声开口喊着自己抱住的这个人的名字,手不自觉的收紧,“……星矢”“我在。”星矢回应着这个呼唤着自己名字的人,瞬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瞬,我在,一直都在……”他用力的抱着怀里的人,试图传递给他安全感,“星矢……”瞬松开了星矢,抬起头直视着他,而星矢也在直视着瞬,两个人的目光相对,双方眼底所隐藏的感情都由对方全盘接收,两个人的唇靠得越来越近,终于,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为0,二人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这时的他们仿佛回到了17岁的那年。
    沙尘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停止,太阳也在缓缓升空ー黑夜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