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织

刀男圣斗士奥特曼。刀男吃杂,圣主星瞬,奥特曼杂。杰尼斯v6,kk,tt团饭,肥宅一个,完毕。

【星瞬】直男会议!

没设定,bug一堆,全力以赴产粮,为了星瞬成为loft瞬第一大cp而努力!
        “唉……”光牙坐在学校的后山那片废墟的柱子上,看着眼前泛着波光的湖,脚边放着几个易拉罐的空罐子,“唉……”叹息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脸上写满了困扰(欲求不满)。“啊!!”光牙突然蹂躏起自己的头发,接着脱力一般的向后倒去“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没等光牙得出结论,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光牙?”光牙转头看向声音出现的地方,在看清来人是谁的瞬间,光牙吓的坐了起来“星矢??”“啊…”星矢走近,将手摁在光牙的头上,使劲的蹂躏起来“你小子不睡觉跑这里干嘛?”说着在光牙旁边坐下,“星矢你不也一样……”光牙用手梳理着刚被解放的头发,“也是啊……”说完,星矢从衣服里掏出几个易拉罐,扔给光牙一个。“诶诶诶?”“是果汁,安心喝”也许是看出光牙的想法,星矢开口解释到“让你个未成年喝酒,被瞬知道有要被念叨个半死。”抬手喝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饮料,“瞬さん啊……”两人对视,同时叹气。“瞬最近……和龙峰走的好近啊……”从星矢的语气中,光牙能感觉到的就是和一样的郁闷,一样的苦逼“是啊……太近了……”光牙打开易拉罐的拉扣,同样也闷了一口,“吃饭在一起,课间在一起,放学在一起,就连宿舍龙峰都是快到点才回去!!!!”光牙说完就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低下头去,星矢将光牙的神情看在眼里,摊手拍了拍光牙的肩“我懂你……”“诶?”“找瞬吃午饭,瞬拒绝说和龙峰有约。难得没课去医务室找他,结果以龙峰身体不舒服在休息为理由让我连门都没进去……”两个人的表情异常相似都是一脸的冷漠。光牙抬起手,学着星矢刚才的东西也拍了拍星矢的肩,没有说话就是点了点头,二人对视再度叹气,“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光牙成大字型的倒在地上,眼睛再度看着喝饮料的星矢,风轻轻吹过,带来一丝凉意。“为什么我会纠结这种事啊……”光牙开口轻声嘟囔到,“谁知道……”依旧一脸冷漠的星矢回答到,“说起来……”光牙坐起身,面向星矢“为什么星矢你会在这里,而且也为这种事情烦恼!”“噗!”喝进口中的饮料被星矢喷了出来,“喂……”光牙一脸嫌弃,“咳咳,我……”调整回来的星矢似乎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看到瞬和龙峰在一起心里就憋屈的慌。”“啊……就如同媳妇跟别人跑的感觉一样……”“对对对,就如同媳妇……哈???”才反应过来光牙话什么意思的星矢头一次觉得后辈好可怕,‘光牙,你说啥我没听懂!’星矢觉得,自己的眼角和嘴角开始抽抽了。光牙依旧一脸淡定,一脸冷漠。他看了星矢一看,叹了口气。两个人无言的坐了一会,风渐渐的大了起来,空气中的水分子也多了起来,快要下雨了。星矢站起身来,“回去吧,要下雨了。”光牙点头表示知道了,也同样站起身和星矢一起向宿舍走去。在他俩没注意到的地方,有两个人在那里从中途就一直看着星矢和光牙的谈话,看见二人离开,便也同样起身,“瞬さん……”其中一人开口问到,“他俩还有救吗……”“唉……”瞬叹了口气,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有通向宿舍的捷径。“谁知道到呢……那可是两个‘直男’啊”

【星瞬】失去你的我,已经可以独自生活

设定经不起扣,bug一堆,设定瞬假死之术,一方死亡梗
        当太阳的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床铺上早已没有温度,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新的一天终于到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至少对于瞬来说,今天意义非凡。洗完澡出来的瞬,穿上了那套已经许久未碰过的搭配ー衬衫,背带,吊带裤。整理完仪容的瞬出了门,今天他要去见他。离开圣域的时间比瞬预想中的要短很多,可圣域脚下城镇里的集市却将这段时间所弥补。许久未出过圣域的瞬被眼前的热闹与繁华吸引,他放慢了前进的脚步ー时间还早,瞬决定逛一逛集市。温暖的太阳,热闹的集市,人们的欢笑,这一切都让瞬感到满足,毕竟这是他所守护的世界。
路过花店的时候,瞬稍微踌躇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进去。“你好,我想买一束百合花。”虽然是这样说了……可瞬出来的时候,白色的百合花中夹杂了几朵开的艳丽的红玫瑰。那是被店员所推荐的,强行放到一起的“送百合太单调,这个算是送您的。”少女的笑容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异常迅速的将花束包好递给瞬,此时已经无法拒绝了。拿着花束的瞬继续前进着,他的目的地必须要穿过整个集市。走到集市快尽头的时候,一个吆喝的声音吸引了瞬的注意力,这是一个出售自家酿的酒和做的吃食的摊位。瞬回想起过去的事情,微微一笑,他欠他一次酒。这家店的顾客很多,应该是当地有名的店,瞬排了一段时间的队伍才买到了酒和想要的吃食。
带着这些东西的瞬来到了圣域对面的一座小山上,那里是祭奠战死的圣斗士的地方。瞬凭借着记忆来到了一篇空地,从这里可以看到圣域而这里有一个人长眠于此,他也是瞬要见的人ー天马座的星矢。瞬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将墓碑擦拭干净。墓碑上没有什么大型污垢,只有一些浮灰,附近也没有杂草丛生,看来有人一直在负责打扫。瞬将花束放到墓碑前,已经坐在他的旁边。“星矢,”瞬开口说的“好久不见了……”瞬伸手抚摸着墓碑上刻着的星矢的名字,“我来看你了……你不会怪我这么长时间不来吧。”瞬将酒放在地上,将吃食摆放在墓碑前。“我带了酒来,算是完成小时候的约定,也算是赔罪了。”酒买了两份,瞬将自己的那份开封,喝了一口“咳咳咳咳……”也许是不习惯酒的味道,瞬咳嗽了起来“这味道我还真是有点不能接受……”瞬将酒放到一边,抬头看着天空。风出动着瞬的头发,也吹动星矢墓碑旁的小野花。“星矢……”瞬转头看着星矢的墓碑“原来你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啊……”瞬的脸上有着哀伤但他依旧再笑,星矢是舍不得让他落泪的。“昨天我见到新的天马座的战士了。和星矢你完全不像!”瞬晃动着酒壶,“不是说天马座243年转世一次,每一代都很像吗……”抬手,瞬喝了口酒“这次一点都不像……”瞬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已经过去243年了啊,时间过得真是快呢,”抬手又是一口“明明感觉星矢你才刚离开我而已……”瞬将后背靠在石碑上,头也抬起,靠在石碑之上,就如同243年前,瞬靠着星矢的肩膀上那样。“雅典娜已经降临到圣域了,我扔给射手座了,毕竟他比较会带孩子。”尽管没有人回应,瞬还是絮絮叨叨不停的说着话,话题从雅典娜说的黄金圣斗士,又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一直瞬到下午。瞬的姿势一直没有变化,即使身体已经开始发麻了。“差不多该回去了……”瞬看着向西方偏很多的太阳,“偷偷跑出来一天,估计他们该着急了。”瞬抬手将最后一口酒喝完,起身伸了个懒腰,“接下来……”瞬蹲在石碑的正前方,盯着石碑看了看,身体突然前倾,一个吻落在了石碑刻着的名字之上。“再见了星矢。”瞬微笑着说,“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来看你,也许就是明天,也许是下一个243年。”抬手再次抚摸着星矢的名字。“那么我走了……”瞬看着石碑,做完最后的道别,转身离开。瞬低着头,没有流泪。一是星矢舍不得让他落泪,二是他的泪早在243年前那个雨夜就流干了。瞬抬头看着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笑容从新出现在脸上,‘呐星矢……’瞬心里想着,‘失去你的我,终于学会笑着继续生活了呢。’夕阳将瞬的影子拉的很长,前进的瞬并没有回头,所以也没有看到。在星矢的墓碑之上,浮现出一个虚影,脸上也是在温柔的笑着。失去了我的你,也可以独自生活了啊,瞬。

【星瞬】虚拟恋人

摸鱼
依旧架空,鬼知道什么时候写后续,后面大概也就是长篇段子的样子。以上
        最开始只是顺口问了下纱织小姐最近在研究什么,结果就被扔了一个问卷,问题回答完毕之后出现的对话框还没看清就眼花加手抖的不知道点了那边。接着一道光之后,一个绿色头发的人影便出现在星矢面前。
“是您呼唤我出来的吗?”
‘这是什么新型游戏?’星矢心里吐槽,“你好,你是……”“虚拟恋人1号向您问好,我的主上。”“哈????”也许是被对方的震惊到了,星矢一时做不出反应,“从今天起,竭诚为您服务,请完成初始信息设定。”人影笑的异常温柔,而星矢却是一脸呆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纱织小姐!!”飞快的奔跑,瞬间的停止,星矢冲进纱织家的客厅,指着一直跟在身后,准确是漂浮在身后的某个人影。“这……这……这……”喘气中的星矢并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纱织顺着星矢的手指向后方看去,看到的瞬间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哦呀,星矢你已经激活了啊。”绕过星矢纱织看向那位虚拟恋人“名字呢?”“诶?”话题跳跃有点快,星矢表示自己跟不上,“我问你他的名字,”纱织看着星矢一脸不明所以就知道他还没有取名,“唉……”纱织叹了口气,对着星矢说到“既然激活了,就好好对待他吧。”“哈?”“首先,要给他起个名字才好。”“是……”星矢看着身后一直笑着的虚拟恋人,一个名字突然冒出脑海。“瞬……”“诶?”“名字是瞬!”“哈?会不会太……”没等纱织的吐槽说完,虚拟恋人就做出了反应“虚拟恋人1号更名完毕,主人信息载入中……”原本清澈的绿色瞳孔里突然出现了大堆的数据信息流。“信息载入完毕,进行实体演化。”原本漂浮着的人影仿佛有了实体一般落下,载入信息完毕之后闭上的双眼也从新睁开,脸上出现如同太阳般的笑容,“从新自我介绍下,”少年开口,目光一直锁定在没反应过来的星矢身上“我的名字是瞬,今后将会以您的恋人的身份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直到您找到真正的恋人为止。星矢先生。”星矢头一次觉得,他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星瞬】夏天的雨

开仓放粮2 与前篇联动,同样文笔差bug多,以上

“下雨了……”瞬现在便利店的门外,看着突然下起的大雨,夏天的阵雨。虽然可以从便利店买一把伞,可没手撑伞实在是比较困扰ー买的东西有些太多,左右手都提了一袋子。“哎……”瞬叹了口气“看来要等雨停才可以回去了…”瞬将袋子放在地上,看着磅礴的大雨和因大雨而产生的水雾发起呆来。‘上一次看着这么大的雨是在什么时候呢?’瞬开始疑惑,仙女岛的天气终年炎热,下雨的日子并不多,就算是下雨,雨量也不会很大。‘说起来……好像是哥哥走的那天……’瞬回想起哥哥刚被送走的那天,天气也是像这样下着大雨,当时依旧年幼的瞬对于哥哥离开自己这个事情特别痛苦,下雨之前一个人跑到和哥哥练拳的森林,“哥哥…哥哥…”小小的瞬坐在树旁边哭泣,哭着哭着,瞬靠在树上睡着了。瞬是被雨落到脸上冰醒的,睁开眼的瞬还有点犯小迷糊,他揉着眼睛向四周看了看ー天已经黑了,而且下起了大雨,瞬睡了一个下午。也许是因为这是夏天的第一场雨,所以雨势非常大,风也一直在呼啸。树叶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啊!”一个黑影从瞬的脚边跑去,瞬被吓了一跳。“哥…哥哥…”瞬哭着在树林里跑了起来,大雨和黑夜阻挡着瞬的视线,奔跑的瞬被石头绊倒,“好痛……”膝盖磕到了石头上,一时疼的的瞬无法动作。大雨依旧下个不停,瞬坐在一颗棵大树下面,茂盛的枝叶替瞬阻挡了大雨的落下,但刚才奔跑的时候,瞬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湿,更糟糕的是在黑夜的树林里,瞬迷路了。对黑夜森林的害怕,膝盖的疼痛,迷路的无助再加上失去哥哥的痛苦使瞬再度哭了出来。再怎么坚强,再怎么忍耐,那时的瞬也只是一个6岁的孩子,对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瞬唯一能做的反抗就是活下去,即使受伤,即使失去一切。痛哭的瞬缩成一团,下雨的时候还是很冷,更何况是浑身湿透的他“哥哥……哥哥……”哭泣的瞬不停的呼唤着哥哥,直到意识开始模糊。‘说起来有过这样的事情呢。’现在便利店门口的瞬伸手试图接住落下的雨滴,‘那次回去以后因为淋雨加惊吓我还大病了一场。’收回手,瞬却皱起眉毛,‘我是怎么回到孤儿园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断层,瞬会想不起来是谁带他回去的。就在瞬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将瞬的意识拉了回来。“瞬!”打着伞的星矢出现在了瞬的面前,他有点喘,‘是跑过来的吗……’瞬心里想“等很久了?”对方的声音里包含了喜悦,“星矢?”瞬对于星矢的出现还有有些惊讶,他出门的时候,星矢还在看着窗户发呆。“我来接你了。”对方异常自然的附身拿起放在地上的购物袋,“一起回去吧。”对方的笑容让瞬终于回想起来了,那个雨夜,自己是怎么被带回去的。就是这个笑容,这个声音,失去意识的瞬被再度唤醒的时候,大雨还在下,出现在眼前的是同样浑身湿透的星矢,“星矢?”“终于找到了。”雨水顺着脸流下来,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半分,“我来接你了,”手,伸到了瞬的面前,“一起回家吧!”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同样的话,瞬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好”笑容之中带着眼泪,与小时候不同,这个眼泪并非痛苦,而是满足。瞬看着走在旁边的星矢,笑容中多了幸福与满足。二人的身影在雨中渐渐朦胧,恍惚间回到了那段难忘的少年时代。
    “星矢是怎么找到我的?”趴在星矢背上的瞬问到,膝盖上的伤口虽然不在流血,但仍是隐隐作痛。“那个啊,”将瞬向上托了托,不让对方的腿碰到地上,“不论瞬在哪里,”脸上的笑容依旧那样灿烂,瞬看着星矢的眼睛,里面好像出现了星星,“我一定会找到你,这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

【星瞬】第一次见面

    开仓放粮1,没头没尾,纯属脑洞,bug巨大,以上!

   星矢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瞬的时候,是在那座名为星之学校的孤儿院里ー小小的瞬躲在哥哥的背后,手紧紧的拉着前面的人的衣服,带着泪的眼睛里面写满了对陌生地方的害怕,却又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这是一辉和瞬,”城户光政对着神父说到,“今后也会生活在这里……”在城户光政介绍二人的时候,星矢一直在打量着他们。‘真可爱啊……’这是星矢见到瞬的第一个念头。也许是视线太过于热切,瞬抬起头看了对面的星矢,目光对视了。‘好漂亮的眼睛……’星矢觉得自己要被这双眼睛吸进去了,“那个……”他向瞬走了一步。“啊!”对方却被吓的躲到哥哥身后,“那边的家伙!”伸手将弟弟护在身后,一辉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你想干什么!”“我……”也许是被一辉的气势吓到,星矢后退了半步,却看到从一辉背后偷偷探出头来看他的瞬时,不知为何,突然充满了勇气。“我是星矢!”他直视着一辉,“一直住在这里的星矢!(4岁半的星矢!)”语气坚定,毫无敬意。“你这家伙……”一辉皱起了眉头,他好像不太喜欢星矢。“哥……哥哥,”身后突然传出软软的呼唤声,衣服也被拉紧“瞬?”“不能……打架……”虽然努力提高声音说话,可声音并不大。“你叫做瞬吗?”星矢向瞬走进了2步,伸出了手“要一起玩吗?”说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星矢?”也许是被星矢的笑容所感染,瞬松开了一直紧紧攥着一辉衣服的手,眼里还是充满了不安。“嗯!我是星矢。”笑容更加灿烂,手又向瞬伸了伸“嘿嘿…”瞬看着面前伸向自己的手,抬头看了眼哥哥,一辉依旧皱着眉头。瞬将视线放回面前的手上,想了想,慢慢伸出手,“我是瞬……”将手放到了星矢手上“请多…指教。”“请多指教!”握紧放在手心里的手,“一起去玩吧!”说完拉起瞬就向院子里跑去,星矢记得,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瞬的笑容,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容。至于因为跑太快导致瞬跌倒,而被一辉一顿胖揍的事情被星矢选择性遗忘。在那之后,星矢和瞬的关系一直不错,直到瞬被带走送往仙女岛被迫分开的那天,“瞬!瞬!”被城户家的保镖拉住的星矢冲着被带走的瞬大喊“星矢!”被强行带走的瞬回头看着被拦住的星矢,他想停下了,想和星矢再说说话,却被保镖拉着无法停止“星矢!”他向星矢伸出手,脸上全是眼泪,“瞬!”星矢挣脱了保镖的阻拦,跑向瞬,他拉住了瞬的手,两只手紧紧的握住“绝对要活着回来!”他向瞬说到,眼神异常坚定。身后跑来的保镖很快就从拉住了星矢,他们将星矢向后扯,试图他们的手分开,“答应我!”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拉在一起,谁都不愿意先松手。“我…会活着回来!”瞬的眼泪一直不停的流,“星矢也要活着回来!”“啊!”与瞬的眼泪相对,星矢从新露出笑容。“约定了!活着回来!”约定达成的瞬间,两个人的手也被迫分离,“星矢!”被抱起来的瞬依旧努力的将手伸向星矢,“瞬!”星矢也是同样的动作,却被保镖拉住,寸步难行。他看着瞬被带上车,看着车子开走,看着他消失在眼前。然而第二天,星矢也踏上了前往希腊的路。
    再一次见到瞬的时候是星矢刚从城户宅出来的时候,自己如约拼命拿到了天马座的圣衣,回到日本,结果得知姐姐失踪毫无消息的星矢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一脸的不爽。穿过前门的花园时却突然听到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星矢一愣,迅速顺着声音四处寻找,在不远处的花坛边,一位少年的身影进入星矢的视线里。星矢看着那位少年,没有任何动作。“好乖好乖。”少年从花坛中引出一只不大的猫咪,将猫抱在怀里,少年站起身,转头便看见现在一边的星矢。少年呆住了,“星…矢?”声音中带着不确定,眼睛里却开始蓄起眼泪。“瞬。”星矢笑了,他大步走到瞬旁边,一手将瞬夹在腋下,另外一只手伸向了瞬的头发……“疼疼疼疼!!”星矢一边甩着被猫抓伤的手,一边痛呼着。而罪魁祸首仍在一旁瞬的怀里高傲的舔着爪子。“星矢!”瞬将猫咪放在地上,伸手拉过星矢的手“还好,只是破皮,没出血。”瞬松开握著的手,将一直咬着他裤腿的某毛抱起,“星矢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这样啊,太好了……”瞬那闪闪发光的笑容再度出现,星矢头一次觉得也许留下来的选择是正确的,至少现在他不后悔。
星矢看着窗外开始下起的大雨,心里想的却是毫无关系的事情‘那个时候笑容…好像再见一次啊…’托腮,星矢的眼神依旧涣散,看来仍处于发呆状态中‘就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笑容,和这大雨完全不同……等等,大雨!!!’瞬间回神的星矢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起身,跑到门口拿起放在门口的雨伞就要出门。“星矢?”看了全过程的冰河并不知道星矢这个时候出门干嘛。“瞬他出门去买东西了,”换好鞋子,星矢打开了门,“他绝对没拿伞,我去接他!”说着冲进雨里。便利店离住的地方并不远,所以星矢很快就看到了站在便利店门口躲雨的瞬,大雨所产生的水雾让瞬的身影有些朦胧,星矢仍是可以一眼认出。“瞬!”他跑到那个人的身边,“等很久了?”“星矢?”瞬对于星矢的出现似乎有些惊讶。“我来接你了”星矢伸手将地上的袋子拿起,对着一旁的瞬说到,“一起回去吧。”闪闪发光的笑容再度出现,星矢却觉得瞬的眼角有些眼泪,‘是错觉吗…’星矢看着走在一旁的瞬‘嘛……管他呢,瞬在就好。’相视而笑的二人走远的身影渐渐朦胧,恍惚间回到了那最初见面的少年时代。

达拉崩吧

闲着没事产物 cp大概军政?我自己都不知道纯粹恶搞以上

就在不久之前
冥王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女神又消失不见
人间非常危险
圣域谁最勇敢
一位战士走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箭
跨进最深的海
闯过黑暗的地狱
把女神带回到人间
教皇十分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圣斗士想了想
他说教皇我叫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再说一次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是不是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对对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英雄希绪弗斯
穿着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圣域里出发
战胜某些神帝
救下12萝莉
那些萝莉见证
他慢慢升级
寒冷深海神殿
封印强大劲敌
一路风霜伴随
指印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栋城堡
女神和宿敌冥王
英雄拿出圣箭
宿敌说
我是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再来一次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是不是
自恋挑剔反正有病自大狂患者
不对是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于是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射向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然后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砍了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最后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战胜了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救出了
从小养大可爱聪明的女神萨沙
回到了
全是石头打架必倒雅典娜圣域
教皇听说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他打败了
帅的炸天神力无边冥王哈迪斯
就把
自家圣域军长谁挡杀谁的艾尔熙德
扔给
圣域政委萝莉宅控的希绪弗斯
拉拉
希绪弗斯,艾尔熙德
严格的像个魔鬼
他们带了一个后辈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打架打输
后辈被他人欺负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星瞬】脑洞1 风暴之后

   梗来自yo总的画,群里商量了下就写了,可以算是我头一篇星瞬粮(虽然难吃)
    电阻重逢,暗伤未恢复
    bug过大,请无视,纯粹脑洞
    设定:两个人17岁确定的关系,20岁因某些事情分开,并不清楚星矢从那颗星上冒出来的。以上。
    星矢在身体恢复的第一天就像龙峰和光牙打听到了瞬的住处,打包了几件衣物,带上了些钱就踏上了寻找瞬的道路。
    “好热……”星矢走在去往风之遗迹的必经之路上,下午3点时沙漠的炎热超出了星矢的预期“早知道就听那个老板娘的话了。”从背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大口,抬手将快流到眼睛里的汗水抹去。“还有多远啊……”看着望不到头的沙漠,星矢有点感伤“瞬一直……就在这种地方生活吗……”虽然感伤,可星矢前进的步伐并没有停止,不过也到了必须要停止的时刻ー星矢他,光荣的,迷路了……“啊……”在沙漠中迷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遇到沙尘暴或者龙卷风,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暗之伤尚未恢复的星矢根本不能燃烧小宇宙去寻找方向,不然他早就用射手座圣衣飞过去了。“好热……”无意识的嘟囔,星矢躺平在沙子上,高空的太阳依旧不留余力的散发着热能,星矢感觉自己有些昏昏欲睡。‘叮铃……’远方好像传来一串铃铛的响声,仔细听好像又没有,‘叮铃……’这次的声音很清晰,星矢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坐起身环视四周,隐隐约约看到了一辆骆驼车,星矢的眼睛紧盯着骆驼车前进的方向,‘叮铃……叮铃……’铃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星矢站起身,向着骆驼车挥手“喂!麻烦载我一程!!!!”并向骆驼车跑去。
    “谢谢老伯愿意载我一程!”星矢坐在骆驼车上,对着赶车的老伯说到。“没事没事”老伯笑着回复,“老头子我也只是刚好路过,说起来小伙子,”老伯分了半个眼神给星矢“这个时间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炎热的沙漠中前进啊”“我在找一个人?”星矢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人?”“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星矢的眼中有着些感伤,有着些不找到人不回家的信念,也有着些老伯看不懂的东西。“哈哈哈哈哈”老伯突然笑了出来,“小子,你运气不错,”“???”“在这方圆百里的村子里,就没有我老头子不认识的人”“真的吗?”星矢一脸惊讶,期待,兴奋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老伯老伯!”星矢坐到老伯的旁边“我要找的人,”一脸自豪的对着老人说“他的名字叫做,瞬!”老伯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马上他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小子你说的瞬,是不是就是一个有着绿色头发,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是是是!!!而且性格超级温柔的!”“你小子的运气真是很不错啊!”“诶?”“瞬先生啊,和老头子我住在同一个村子!”“!!”星矢震惊了,“而且老头子我啊,”老伯甩了下鞭子,使骆驼加加快了速度,“现在正是走在回村子的路上!” ‘今天我运气真的太好了!’星矢心里想着,脸上的也是掩盖不住的喜悦,‘瞬,我马上就去见你,等我啊,瞬!’
    然而,回村子的路长的超出了星矢的预料……以至于,他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而当星矢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唔啊~~”睡醒的星矢神了个懒腰,“哦,小子你醒了。”老伯目视前方,“啊……抱歉”星矢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睡着了…”“没事没事,老头子我有时候也会犯困,人之常性嘛。”老伯的性格非常开朗,也十分热情。‘真是非常淳朴的人啊’星矢心里想。“小伙子,”老伯指了指前面,“要到了。”星矢顺着老伯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太阳的阴影之下,一座小小的村子引入眼帘。很快他们就驶进了村子。 ‘这就是瞬生活的地方吗?’星矢跳下骆驼车,将行李背在背上,他在认真的看着这一座座用石头砌起来的房子。 “瞬,在哪里……”星矢无意识的喃喃道,“瞬先生的话,”老伯从车上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星矢“你跟着老头子我走吧,刚好要把这个交给瞬先生。”老伯指了指星矢手中的盒子,转身向村子里走去。星矢跟在老伯的身后,一步步走向自己最想去的地方,‘马上就能见到瞬了。’ 星矢止不住的兴奋‘瞬真的想见你吗’ ‘诶?’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使星矢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瞬真的想见你吗,真的会见你吗?’ 那个声音异常的生气 ‘当年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别说了……’星矢轻声说到,声音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助 ‘为什么不能说,明明是你……’ ‘别说了……’ ‘明明是你抛弃的瞬!’ “我叫你别说了!”突然的怒吼出声,吓了前方老伯一跳,老伯回头看着星矢“小伙子?”仿佛被老伯的声音惊醒一般,星矢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站在台阶上的老伯“怎么了小伙子?”老伯有些担心,刚刚还好好的人这是怎么了。“我没事,吓着您了。”星矢展露出一个笑容,手却暗自收紧,在盒子上留下浅浅的指印。“没事就好……”老伯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星矢,“你看,那边那座就是瞬先生的家了。”老伯转身抬手指向村子最里面的一栋石头房,“就是那里吗……”星矢看着那做漏出橙色灯光的房子‘噗通,噗通……’心跳的声音盖过其他的一切,‘噗通,噗通……’星矢向着那所房子走去。“瞬先生……”就在星矢即将敲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行动“慢点跑,要注意安全啊。”星矢的手有些发抖,他慢慢向左边转过头。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中。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星矢看着孩子们簇拥着前进的瞬,脸上有着温柔的笑容,星矢却觉得,这个笑容,与20年前瞬的笑容相比,少了些如春风般的暖意,多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低下了头,脑海中再度出现那个说话咄咄逼人的声音‘你看吧,瞬的改变全都是因为你,没有你,瞬会活的更好,会更加开心!’斗篷帽子的阴影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而宽大的斗篷也遮住了星矢的身型,以至于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一直走在星矢前面的老伯走向瞬,热情的与瞬聊天,星矢的眼睛在阴影下紧紧的盯着瞬,眼神中的思念与坚定仿佛快要溢出来一般,以至于老伯与瞬的谈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见。良久,他收回视线,也错过了瞬望向他的目光。“瞬先生。”“阿里老伯,今天真是辛苦您了。”“瞬先生哪里的话,一点都不辛苦。”“老伯找我有什么事吗?”“之前您让我帮忙买的东西我都给您买回来了”老伯的手,向身后的星矢指了指“就在那个小子手上拿着。”瞬望向站在老伯身后的星矢,而此时,星矢已经收回了自己望向瞬的眼神。“这位是?”瞬收回目光,询问着带他来的老伯。“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老伯挠了挠头,“不过是来找您的。”“找我?是病人家属吗?”“应该不是,一路上并没有叫他提起过。”瞬有点吃惊,20年来找他的只有可能是生病患者的家人来找他,请他去治病。‘这是谁?’瞬很疑惑,但他并没有写在脸上,而是从新展露出微笑,“真是谢谢您带他带他过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那真是麻烦瞬先生了。对了,瞬先生…今天晚上可能会有沙尘暴,瞬先生请不要出门啊。”“谢谢老伯提醒,瞬会注意的。”“那老头子也不打扰您休息了。”说完,看着瞬身边的孩子们,“小崽子们,该回家睡觉了!”“诶!”尽管孩子们在不愿意,也都跟着老伯回去了,瞬也松了口气,毕竟带小孩挺累啊。
    在孩子们走后,瞬的目光再度集中在被斗篷包裹严实的某人身上,瞬向他走去。星矢看着瞬一步步走近,手紧张的握成了拳,他低着头,不敢直视瞬。瞬走到距离星矢2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你是谁?”星矢听到了瞬的问题,他抬起头,看着瞬,目光却意外与瞬的目光相撞,他们对视了。瞬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尽管有些惊讶但却依旧存在怀疑,瞬自我否定了那个第一时间出现的答案。因为那个人,瞬所爱的那个人,是绝对,绝对不会来找瞬。星矢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瞬,抬起手将自己的帽子摘下,“终于见到你了,瞬。”瞬看着对方将遮挡着脸的帽子摘下,露出来的样貌让瞬震惊到一瞬间的失神,而对方的声音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强忍住落泪的冲动,开口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与不可置信,“星……矢?风,吹动了二人的头发和斗篷,“瞬……”星矢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想将瞬被风吹到脸上头发拨回耳后,而瞬却后退一步,偏头躲开了星矢的手,“瞬?”“你来干什么……”“诶?”“我问,你来干什么。”好冷。这是星矢再次看到瞬眼神的唯一感觉,明明现在身在炎热的沙漠,却仿佛置身于第八狱的冰层之中。“答不上来?”瞬撤下了用来伪装的笑容,继而出现的冷漠的神情,让星矢一惊,他好像看到了被冥王附身时的瞬,不,此时的瞬,比那时更加冷漠,更的加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来……看看你……”星矢收回被躲掉的手,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看我?哼……”瞬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有什么值得身为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的星矢大人抛下尊贵的雅典娜从圣域不远千里跑来看的。”“瞬……”“好了,星矢”瞬抬手将头发拨回耳后,并向星矢走去“现在你也见到我了。请回吧”与星矢插肩而过的瞬间,瞬下达了逐客令。“瞬!”星矢转身,看到的是瞬前行的背影,孤独,却又倔强,仿佛被世界抛弃。‘是你让瞬变成这样的’脑海中再度出现的声音让星矢咬紧了牙关,‘一切都是因为你’他迈开步伐,快步向瞬走去‘是你,抛弃了他’星矢无视脑海中的声音,走到瞬的身侧,“瞬,我想和你谈谈”没有回音,瞬彻底无视了他,“瞬!”瞬停下了脚步,星矢也赶紧停下,“瞬,我真的有话给你说。”“星矢,”瞬扫了一眼身侧的星矢,“我对你,已无话可说。”瞬的话使星矢愣住,他的双脚仿佛被这句话被钉在原地,他呆呆的看着瞬从他面前走过,却没有勇气将瞬拦下。“砰!”关门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意识,他快步走到门前,抬手打算敲门,但他此刻却失去了敲门的勇气,‘瞬……会开门吗……’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开了……
    “瞬!”星矢看着打开的门,有些喜出望外‘瞬同意和他谈谈了吗’ “盒子。”“诶?”瞬向星矢伸出手,表情没有一点变化。“盒子……还我”“哦哦哦!”星矢想起来是之前老伯让他帮忙拿着的盒子,他连忙递给瞬,“瞬……”“砰!”话音未落,门有一次在星矢的面前关上,星矢抬起手大力的敲门“瞬,你开门!我真的有话给你说!瞬……”敲门的手狠狠砸在门上,星矢头无力的靠在门前,身体也慢慢向下滑动,直到双腿落地。“瞬……”任凭星矢如何呼喊瞬的名字,如何用力的敲打着门,房间里都没有任何的回应。而此时,在门外的星矢全然不知,门内的瞬,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瞬在用力的关上门后,也卸下了对星矢用的,全部的伪装,他将背部抵在门上,身体失去支撑般的滑落。刚刚从星矢那里拿回的盒子也掉在地上,里面装着的药品洒落一地。瞬的身体在颤抖,他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努力的将自己缩成一团,拒绝接受外界的一切信息。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这是他对星矢这个人,所拥有的,也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后的自我保护。瞬的脸上没有眼泪,但他那副心碎的表情却更加让人心疼。门外的星矢转过身去,他将背贴在门上,抬头看着天空,良久闭上了眼睛。此时,两个人的后背隔着门相互重合,如同20年前,他们能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的,绝对信任对方的少年时代。
    许久之后,瞬被沙石敲打窗户的巨大声音所惊醒,他,在地上呆坐了一夜。瞬动了动已经僵硬的四肢,扶着门试图站起来,可腿部的僵硬使他从新摔回地面“嘶…”瞬倒抽了口气,膝盖可能摔青了,他扶着能够触碰到的家具,一步步的向窗户走去。瞬扶着窗沿看着窗外,那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狂风呼啸,黄沙满天,按照沙石的浓度来看,沙尘暴已经刮了有一段时间了。瞬突然想起来下午老伯给他说的话‘今天可能会有沙尘暴,瞬先生请不要出门啊。’“沙尘…暴……”瞬看着窗外,突然回想起从圣域前来见他却被他拒之门外的星矢,他不顾四肢的酸麻感,飞奔到门口,用力打开门ー星矢并不在外面。“星矢!”瞬大声的呼喊出声,然而沙尘暴的声音盖过他的声音。瞬拉进了自己的斗篷,带上了帽子,冲进了沙尘暴之中。“星矢!”瞬依旧大声的呼喊着星矢的名字,这次的沙尘暴来势汹汹,呼啸着的风使瞬寸步难行。“星矢!”瞬不放弃的大喊着星矢的名字,并试图前行。然而,本就酸麻的双腿吃不消这么强的运动量,瞬跌倒在了沙尘暴之中,瞬在沙石中直起身来,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星…矢…”瞬的手攥紧了自己的斗篷,“星…矢…”找到星矢,这是此时的瞬心中唯一的想法。“星!矢!”他抬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喊出,甚至用上了小宇宙。“瞬!”一个模糊的声音在瞬的身后响起,瞬飞快的回头,一个人影也没有,“呵……”瞬露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真是……”瞬的眼泪比笑容要诚实。“瞬!”这次的声音瞬很清楚的听到了。“是星矢的声音。”瞬抬手擦干眼泪,努力的站起身来,“星矢!”他在寻找着,寻找着星矢所在的方向。“瞬!”声音的来源在后方!瞬连忙转身,身后,星矢出现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瞬。”星矢的脸上带着微笑,轻声的叫着那个因为看见自己出现,泪水再度落下的人。“星矢……”瞬的声音带着颤抖,燃烧小宇宙所带来的疼痛被瞬遗忘在脑后,他的眼里,心里,此刻,只剩下眼前的星矢。“瞬。”星矢向瞬张开双手,“来,过来。”瞬呆呆的看着星矢,手却不由自主的攥紧胸口的衣料。星矢看着没有反应的瞬,笑容的却更大了,“瞬。”星矢向前走了一步,“过来吧,我就在这里。”瞬哭着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他向星矢跑去,酸软再加上暗之伤的疼痛让瞬打了个踉跄,瞬快速的用手支撑地面,保持回平衡。他抱住了他。星矢回抱住这个扑进自己怀里的人,丝毫不在意对方的眼泪打湿了自己的衣服。“……星矢”瞬将这个脸都埋在星矢的怀里,轻声开口喊着自己抱住的这个人的名字,手不自觉的收紧,“……星矢”“我在。”星矢回应着这个呼唤着自己名字的人,瞬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瞬,我在,一直都在……”他用力的抱着怀里的人,试图传递给他安全感,“星矢……”瞬松开了星矢,抬起头直视着他,而星矢也在直视着瞬,两个人的目光相对,双方眼底所隐藏的感情都由对方全盘接收,两个人的唇靠得越来越近,终于,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为0,二人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这时的他们仿佛回到了17岁的那年。
    沙尘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停止,太阳也在缓缓升空ー黑夜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星瞬】二人的秘密聊天(虽然一点都不秘密……)

   星瞬 光龙伪光瞬  某位大佬说快要饿死所以明天开仓……脑洞2.梗来自群里yo总说想看。不要脸打tag。以上
 
       “瞬さん……”光牙拦住了瞬前进的脚步,“能和您谈谈吗?”“光牙君?”瞬看着眼前的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了认真“可以啊”瞬微笑着应答“不过要等下,”瞬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龙峰,“要让龙峰吃完药。”“好”光牙点点头,松开了拉着瞬胳膊的手“那我在刚才的水井旁等您。”“好的。”瞬看着光牙走出门去,少年的背影神似某人让他受伤至深的人。他收回跟随着少年目光,眼底隐藏了一份入骨的悲伤。“瞬さん?”躺在床上的少年试图起身“怎么了?”“没什么。”瞬走到放药品的柜子里,拿出龙峰该吃的份,并将桌子上的水一同递给他“好了,病人就乖乖吃药休息吧。”给吃完药躺下的龙峰盖好被子,瞬向门外走去。“瞬さん”躺着的少年轻声开口“您要出去吗?”“嗯,”瞬拉开门“稍微有点事……”“这样啊,”龙峰报以微笑“请注意安全。”龙峰目送着瞬走出门“嗯,好好休息。”瞬将门轻轻关上,抬头看着已是黄昏的天空,“已经这么多年了吗……”风吹动了瞬的头发,“接下来……”瞬收紧身上的斗篷,将伤痕全部遮住,“该去光牙那边了…”
    当瞬来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光牙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他闭着眼睛,神情很放松,任由风吹动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惬意。瞬却被这幅场景钉在原地无法动弹,他仿佛看到了20多前的星矢,一样的神情,一样的惬意……“光牙君”瞬出声打断了光牙的沉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走到离光牙一步的地方,歪头询问着,“很多……”“嗯?”“有很多想问的事……”“这样啊……”瞬席地而坐“坐下来一件一件问吧。”说完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地方。光牙顺着瞬所指的地方坐下,他没有看瞬,而是看着天空。“那个伤…”光牙看着瞬的左臂“还疼吗?”“这个?”瞬抬起左臂,用眼神询问,光牙点了点头,“这个啊”瞬抚摸着左臂“已经…习惯了。”“习惯了……”“是啊。”瞬的声音带了些许笑意“在当时的那场战斗时,就习惯了。”瞬整理了下斗篷“毕竟要保护这个世界,带伤战斗什么的早就习惯了……”“那场战斗!”光牙一脸诚恳的看着瞬“能给我讲讲详情吗?”“诶?”瞬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同意了光牙的请求。“就同我我之前告诉你的,因陨石坠落,双方得到了新的力量,战斗重新打响……”
    13年前
    “星矢危险!”一条锁链从后方飞来,替星矢承受了敌人的攻击,“谢谢了!瞬!”星矢对着身后负责保护雅典娜的瞬说到。“小心些!”瞬一边清理向雅典娜袭来的杂兵,一边分心关注星矢的安危。“真不愧是以防御出名的‘星云锁链啊’ ”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出现“谁!”瞬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可疑的人物,瞬抬起左臂,将抱着一个婴儿的雅典娜护在身后。“哈哈哈哈”声音突然笑了起来“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瞬用圆锁做成了绝对防御的星云防御阵,角锁也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战斗中分心,可是会死的啊”“什!”“雅典娜小心!”星矢的声音突然出现,瞬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他向右边横划了一步。双手在面前交叉,拦下了来着玛尔斯一击,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左手上的黑色伤痕。“雅典娜由我来保护,”瞬对着向这边跑来的星矢喊到,“星矢保护好自己就行!”听到瞬的话得星矢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还是相信着瞬的实力他向瞬点了点头,“雅典娜就拜托了!”转身重回战场。“保护雅典娜?”声音再度出现,“仙女座啊……”声音里带着些嘲讽“你已经自身难保了!”瞬的皱起眉毛,依旧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角锁……没有任何反应……’瞬心想,“你想干什么!”瞬向四周喊到,他知道,那个声音听得见他说的话。“不要着急嘛,很快你就会知道。”声音有些越来越远“你,只是个开始……”“什么意思!回答我!”没有回声,仿佛那个声音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当瞬想燃烧小宇宙去追踪的时候,左臂的剧痛使他瞬间单膝跪地,这时瞬才发现,左臂上有些黑色的伤,那就是暗之伤。从那时开始,他就无法再去燃烧小宇宙了……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瞬收回看着左臂的视线,“星矢封印了玛尔斯,随后就失去踪影……我们也因暗之伤的关系,无法再燃烧小宇宙了。”“所以就选择隐退吗?”“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瞬看着光牙“雅典娜,不需要无法披挂圣衣的圣斗士…”“瞬さん!”光牙打断了瞬的话,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言。谁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星矢……”“诶?”“瞬さん为啥喜欢星矢呢……”听到光牙话的瞬愣了,“你在……”有些艰难的开口,却再次被打断“瞬さん的眼睛里”光牙直视着愣住的瞬的眼睛“写满了对星矢的喜欢。”满到,仿佛马上就会流出一样。瞬直视着光牙那与星矢异常相似的眼睛。是这样吗……瞬在光牙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相似的地方,原来是这样吗……瞬闭上了眼睛,率先转移了视线,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对光牙说“你们两个还真是像啊”“诶?”“你和星矢……”瞬笑了出来“不过你比星矢聪明些,或者说是我退步了。”“瞬さん……”“竟然被你轻易的看了出来。”瞬的肩膀有些发抖“并不是!我……”光牙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要怎样和瞬解释,自己有些和他同样的心情,当然光牙喜欢的人并不是星矢……“噗……”光牙听到了,瞬压抑不住的笑声。“难道说……”光牙眼角有点抽抽,“瞬さん!!!”“哈哈哈哈”“真是的!!我很认真的!”“抱歉抱歉,”笑到肩膀都在抖“光牙真是天真啊”“瞬さん!”“光牙也是一样的啊”“诶?”这次换光牙愣住,“光牙的眼睛里,也写满了对某人的喜欢呢~”“瞬さん!”光牙有点生气,他背过瞬去,双手抱胸。‘瞬さん真是,我……’心中的碎碎念被来自于后背的中间与温度打断“瞬さん?”“对不起,光牙”瞬的声音有点鼻音,“一会,后背请借我一会,一会就好……”“瞬さん……”光牙将交叉的手臂放了下来,他抬头看着星空,等待着瞬平静下来。背后衣服被瞬用力攥住,“星矢……”光牙有些惊讶,这一声的呼唤里,包含了诉不出的爱意和满腔的思念。光牙没有出声,此时的瞬,只需要一个安静的避风港,他太累了。也许是因为光牙现在的注意力全在瞬身上的关系,他并没有发现躲在墙后面的某个人。由于距离的关系,龙峰并不能听见光牙与瞬的谈话,但是却看了全过程。此时龙峰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努力的将声音咽下,转身离开。就在龙峰转身离开的同时,光牙将视线投到了他藏身的石墙上 ‘那里,有人?’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瞬从他背后离开了。“瞬さん……”光牙转身看着瞬,他的眼圈有些发红。“谢谢你光牙”瞬给了光牙一个笑容,“已经,没事了。”“……”光牙不知道现在是否应该说些什么,“光牙”“在!”“我啊…”瞬望着天空,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光牙无法言说的感情,“我对星矢的感情并不是喜欢呢。”瞬回头看着光牙,眼神中的暖意让光牙无法言语,“我爱他,从13岁开始。”满天的星星都无法比过瞬此时眼中的闪烁着的光芒,光牙此刻好像有些明白了,瞬对于星矢那份深沉的爱意。“好了,”瞬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差不多该回去了,龙峰一个人在家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转身准备离开“瞬さん……”光牙喊住将要离开的瞬“我……”“光牙”这次是瞬打断了光牙,“我记得,龙峰说过他在学校人气很高的,”“诶!”“不抓紧的话”瞬转过头,看着愣掉的光牙,唇边的微笑多了些玩味,“小心被别人抢走哦!”“瞬さん!!!!” ‘害羞了,害羞了……’瞬心里想,嘴上却给光牙一个忠告,“不管结果如何一定要说出来,一定要告诉对方啊。”前进的时候却在心中说到 ‘不要想我一样,再也没有机会诉出这份感情。’

【星瞬】想要的东西

就是个摸鱼,没头没尾
设定:战后,学院,双教师。
今天的下午天气圣域不错,没课的瞬便拉上同样没课的星矢去图书馆找教科书。
“星矢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吗?”瞬在拿下一本高层的书之后突然没头没尾的提问“诶?”不明白瞬提问含义的星矢有些愣,“人也好,物也好……”随手翻看几页,合上书籍,“星矢有想要得到的吗,付出一切也想要的得到的那种。”
从手边书架上又抽出一本书,“我挑好了,星矢呢?”将书抱在怀里,瞬转头问一本书都没挑的星矢。“我……”星矢有些犹豫,“没有想看的书?”点了点头,“这样啊……”瞬将目光从新放回书架上,四处寻找起来。“啊,有了……”抬手去拿最顶层的一本书,然而他够不着。“嗯……”努力伸长手臂却还是够不到,“啊!”腰上突然传来不属于自身的热度,紧接着身体腾空了,星矢将瞬拦腰举了起来,“拿吧”附赠阳光笑容一个。“嗯…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星矢觉得瞬的脸有些泛红。在星矢的协助下,瞬顺利的拿到了想要的书,“给你。”瞬将书递给星矢“这本书讲的故事很有意思,我觉得你可以看懂”“诶……”星矢接过瞬推荐的书。虽然说是来图书馆找教科书,可星矢他的课根本没有教科书—他教战斗实践。和瞬一起来到阅读区面对面坐下开始看书,星矢来图书馆纯粹消遣,所以什么都没有准备,而瞬不同,他所负责的课程有一科必须要大量的资料,所以携带的装备齐全。星矢翻开书,看了几页便看不下去了,抬起头就看到对面坐着的瞬,认真的看书,做笔记。‘啊……啊……’看着这样的瞬,星矢眼底出现了一抹自己都没有的发现的眷恋 ‘星矢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吗?’突然回想起瞬没头没尾的提问。‘想要得到的东西啊……’单手托住下巴,星矢目不转睛的看着瞬,‘有啊,抛弃一切都想得到的东西,’坐在逆光下的瞬有些一种别样的感觉,认真的瞬,如同美好的画作一般,星矢看着这样的瞬,心中给出了答案。‘就是你啊,’ 眼底的温柔更生一层 ‘想要得到的东西。’一阵风轻轻吹来,带着几片樱花的花瓣,星矢抬手将瞬滑落的头发从新别回耳后,在瞬抬头,目光相交的时候,星矢开口道“等下,一起去她看樱花吧。”回应他的,是瞬带着笑容的“好。”